首頁 > 蛻變の建築,關西見學》京都新町別邸,深厚芳醇的古城魅力

蛻變の建築,關西見學》京都新町別邸,深厚芳醇的古城魅力

古老的京都、熱鬧的大阪、異國的神戶、古樸的奈良,是關西城市的既定意象,然而日本建築正在改變城市風貌,在人群看不到的角落不斷輸送美學養分,灌溉深層文化涵養。「見學館」於2015年秋季前往日本關西,從拜訪當地建築事務所開始,挖掘城市的設計厚度,找尋日本美學的紮根基礎,透過深入報導、設計職人的分享,潛心學習並借鏡思考,見識蛻變的力量 。

有人說,愛上一座城,是因為城中住著某個喜歡的人。其實不然,愛上一座城,也許是為城裡的一道生動風景,為一段青梅往事,為一座熟悉老宅。或許,僅僅為的只是這座城。就像愛上一個人,有時候不需要任何理由,沒有前因,無關風月,只是愛了。——林徽音。

京都,散發著古城獨有的文化底蘊,自成一格的古都風情,伴隨四季的春櫻與秋楓,是那樣的寧靜卻又無法忽視。即使走在現代京都城,還是能看見傳統町屋佇立在巷弄裡,就像我們悠晃在花見小路,偶爾瞥見藝伎從身邊急行而過,每每驚覺,卻只能望著她快步前行的背影嘆息,嘆息著時空錯置的那個回眸。

◎「見學館」此行關西見學,入住「 京都新町別邸」,並邀請到三井花園酒店宿泊部主管 好田憲弘 先生為我們導覽解說,引領我們認識百年商用建築改造的新旅館,並由見學觀察家 朱志峰 設計師為我們分享他的觀察。

傳統、繼承、再生,重現京都的美意識

「 三井花園酒店京都新町別邸」(Mitsui Garden Hotel Kyoto Shinmachi Bettei)獲得2014年京都Design Award大賞,也是2015年米其林指南推薦紅二旅店,前身是1903年(明治36年)落成的大丸松坂屋(註:松坂屋創立於1611年,是日本其中一間歷史最悠久的百貨公司,於2007年被大丸合併。), 是江戶時代的吳服批發店,為了讓此間古宅的生命得以延續,三井花園酒店集團找上大丸百貨集團,希望將百貨舊址改建成旅館,延續古都文化。邀請 ArchitectS Office 的 石川雅英 建築師進行基本構想,與「竹中工務店」合作建築設計, 將百年歷史的商用建築以新的形式繼承與再生。一、二樓重現日本傳統的商店建築外觀,置入黑瓦屋簷、木格柵、雪見障子等傳統元素,暖簾與地燈則使和風印記更加深刻。 二樓以上的空間採取現代建築手法,以清水模為結構立面,工整的比例分割對應下半部的歷史曲線,展現過往與現代的兼容。

京都對日本人來說是個特別的城市,對這座舊首都仍存有特殊情感,皇室輝煌的記憶、千年古都的鄉愁、對歷史光芒的依戀,都交錯在此古樸的都城裡。「竹中工務店」以"傳統、創新、再現"為主軸,試圖為明治的「松坂屋」、21世紀的「京都新町別邸」帶來新價值。「竹中工務店」認為,單單只復原傳統外貌不等於繼承傳統,要能藉由新的表現方法詮釋人們心中對歷史的感性,才是所謂的再生。舊建物拆解下來的木、土、石,重新活用在新的旅館設計裡,庭園裡的石塊、大廳展示的原木彩雕、角落的茶庵,都是延續歷史的一種方式,以日本人記憶中的模樣呈現,掀起人們內心的懷舊情感,才能真實地感受京都。

▲透過恢復傳統大店的外貌,把曾經的記憶點滴存入空間。

▲飯店內的中庭與天井設計來自於傳統京都民宅的構造。

▲以間接燈光營造的晦澀與幽冥,正是日式空間美學所偏好的陰翳之美。

緩步走入,放慢腳步感受京都

當日下起大雨, 濕漉漉的城市即便多了一分淒美,也會讓旅人感覺遺憾。我們匆匆掀起暖簾,急欲穿越大門前往櫃台,隨著暖簾後的自動門開啟,帶來了一刻鐘的止息,是因為驚喜。門的後方是一個半密閉的廊道空間,潮濕的空間氣息中摻和著原木香氣,沈實的木頭樑柱架構古樸, 對比日式庭園搭建的詩意,被動卻有力地使旅人放慢腳步、駐足歇息;緩步走到第二道自動門,眼前的真實大廳,才又讓人回到現實的世界。

▲存在於飯店大門與大廳之間獨立廊道格局,沈穩古意的氛圍令人不自覺的緩步沈澱,是「京都新町別邸」特地為旅客製造的歇息地帶。

為我們導覽的好田憲弘先生說,飯店玄關的設計刻意保留舊建物的結構,製造出二進式的入口, 藉由粗碩的木樑柱結構,自述京都建築的原生模樣。庭園內的石燈籠則是當時留存下來的珍貴古物;熟悉日式設計的朱志峰進一步補充:「飯店入口引用風除室(ふうじょしつ)的機能概念,具有隔絕外部冷熱、同時保留內部冷暖氣的作用,並且將京都傳統意象框架在獨立格局裡,旅人能夠專心感受,在日式的幽靜裡梳理旅人匆促的情緒。」

▲在大廳入口處運用薄紗為光帶來一分柔和,亮度適中亦維持了光的曖昧,是日式設計的專屬細膩。

庭園,日式建築裡的藏匿詩意

走入大廳,目光很難不被中庭吸引,設計者將中庭置於飯店中心,三面落地玻璃圈畫出庭園領地,與大廳、廊道相接,讓空間動線引領環境藝術的融入。中庭擺放著舊時松坂屋的石塊,日本庭園設計師荻野壽蒐羅的各地樹木,賦予將日本各地的綠地濃縮呈現的想望,天井的自然光流洩,時而月光灑落、時而雨水滴落,逗弄石縫間的青苔,冥暗的氛圍呈現京都熟悉的安和感 。

朱志峰觀察,飯店內採取日本傳統的空間佈局——內中庭與迴游動線,創造三面環繞的觀景行徑,將自然風光的縮影供予住客觀想與凝望, 「面向大廳的一面用木格柵遮掩住上半部,站立是看不到景的,必須坐在刻意低矮的大廳沙發才能看到這般景緻 。」朱志峰表示。取自日本住宅跪坐望景的生活模式,讓世界各地的旅客們戀上日本人看世界的角度。

▲每一個細節都要旅人咀嚼日式的曖昧。(via

▲在四樓的露台製造隱藏版庭園,只有房客才能欣賞到的枯山水,是另一種幽靜。

▲使用舊松坂屋的木頭製成藝術畫,是延續歷史記憶的方式。

▲飯店餐廳「IZAMA」。由「永山祐子建築設計事務所」設計,以薄鐵板區劃出用餐空間,弧形圓角讓空間多了幾許溫柔。

▲餐廳巧妙的開口安排,順理成章地借用了飯店中庭的景致。(via

見學觀察家「玳爾設計」朱志峰分享

「京都是個特別懷舊的城市,對歷史有份濃厚的情感,然而如何回應京都人對過往的依戀,『京都新町別邸』的處理方式讓人佩服。」朱志峰說道。除了回復江戶時代的大店外觀,降低建物與街道的違和感,活用舊建物的素材也是重溫歷史的一種方式。

▲朱志峰特別注意到別邸大門的道地和風,也道出玳爾設計的設計主軸——透過「新和風三具」中的建具、家具、燈具,更能營造日本精緻的生活品味。

朱志峰也觀察到,傳統與現代的掌握力道是「京都新町別邸」受矚目的關鍵,以循序漸進的方式交織從前與現在,透過玄關風除室達到心境的轉換跟沈澱,再藉由材質轉換與俐落線條引導到現代,「氣氛轉換的準度,是日本人最厲害的地方。

但如果你再往內部深入,走到中庭前的休憩區,挑高的空間刻意與Check In接待區拉出層次,圈圍出獨立的和風時空。回到房間,現代規格的客房依舊藏著日式細膩,「對外鋁窗透過一層障子門傳遞和風語彙,也有小型的風除效果,達到一定程度的冷熱隔絕。」朱志峰解析。

▲飯店玄關以粗樑柱的古結構迎賓,沈穩的空間感飄散著木頭香,讓旅人轉換心境 。

▲介於Check In接待區與中庭休憩區之間的柱子,運用日本傳統圖騰進行立體雕刻,透過新素材重新詮釋,傳遞新和風主義的概念。

▲房間設計樸實簡練,沒有多餘的刻畫,即使和風元素的置入像是障子門與掛畫,也都具有實質的機能意義。

採訪最後,朱志峰為我們總結。「旅居於此,如同品嚐一場穿越古今的京都饗宴。」,「京都新町別邸」以現代化的住宿及服務規格,在原本的土地上持續累積傳統,藉由復甦空間記憶與歷史交疊,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能夠於舒適的環境中咀嚼京都,感受古城的芳醇,跟隨旅店回溯時空。

▲房內的障子門在燈光映射下,演繹出日式空間的幽澀靜謐之美。

 

三井花園酒店京都新町別邸

電話:075-257-1131

地址:〒604-8212京都市中京區新町通六角下ル六角町361

官網:http://www.gardenhotels.co.jp/tw/kyoto-shinmachi/

 

見學觀察家:「玳爾設計」朱志峰

電話:02-8992-6262

地址:新北市新莊區中華路一段8 號11樓

官網:http://www.dialdesign.net

信箱:dgdesign@ms24.hinet.net

Blog:dgdesign.pixnet.net/blog

粉絲團:日式空間設計觀察

風格專頁:和風主義

【撰文:柯霈婕/攝影:吳佳容】

Facebook 粉絲留言版